> 新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焦子萌: 不能说出口的想念

来源:搜狐网

  “谁会舍得自己爸妈走啊?”9岁的焦子萌用大人的口气说,表情分明有些不情愿。“就算说了不想让他们走他们就不会走吗?”

  就读于赞皇县北方小学二年级,家住几里外的东石家庄村,靠爷爷每天电动车接送。懂事、乖巧、听话,是老师、家人对子萌的一致评价。

  和课间奔跑打闹甚至满地打滚的同学相比,子萌的确看上去十分文雅,粉色羽绒服干干净净,靠着门框,一双小手放在口袋里,低垂的大眼睛静静望着操场上的同学。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一头辫子,八条小辫子的尾巴合成一个马尾——这还是元旦参加舞蹈表演的时候化妆师给梳的,子萌几天都舍不得拆。这发型也是她对父母的念想。

  今年元旦,为了观看子萌表演,爸妈专门从北京赶到石家庄,然后又匆匆离开,那是子萌最甜蜜的一天,又那么短暂。以往,爸妈只在过年长假时才会回老家。

  “别人都说我长得像妈妈。”一提起妈妈,子萌就露出甜甜的、略带羞涩的笑容,“妈妈笑的时候最好看。”

  子萌刚生下8个月,妈妈就离开家去北京帮爸爸的忙。爸爸在一家公司做木工。子萌还有个5岁的妹妹子若,妹妹出生5个月妈妈就再次离家。

  为了不让孩子和父母认生。奶奶爷爷从小给她讲道理:“爷爷不能干活,奶奶也没文化,爸爸妈妈必须出去干活,才能养活你和妹妹。你能理解吗?”

  “能理解。”

  奶奶很欣慰,两个孙女都听话,爸爸妈妈走时也不哭也不闹。

  “不出去养不活啊。”儿子焦少波17岁就第一次出门打工。那是家里最难的一年。丈夫焦进忠出车祸从检察院离职,一家人没了收入来源。刚盖好的房子连窗子都安不起,只能挂一床绸被面挡风。恰恰碰到一个亲戚结婚,挡风的被面随了礼,家里又开了“天窗”。“冬天风大,嗖嗖的,最难的一晚啊。”

  儿子外出打工后,第一个月回来,就用400块工资给家里装了窗玻璃。在外打工才能赚到钱,儿子一漂就是十多年,暂时还没有回来的打算。

  子萌3岁时曾被带到北京上幼儿园,但因为爸妈工作太忙,实在不能按时接送,常被“留守”在办私人幼儿园的老爷爷家。爸妈操心,于是再次送子萌回老家。

  子萌也知道自己不能怪父母不在身边。她很少直接说“想念”。只在前年的一天晚上,快过年了,爸爸妈妈还有几天就要回来。晚上9点,子萌突然对奶奶说,“我想爸妈了。”

  奶奶说,现在已经晚了,你爸爸妈妈明天还要上班,你要是说了你想他们了,会影响他们。一回头,看到眼泪已经挂在了子萌的小脸上。心疼孙女,奶奶拨通了北京的电话,子萌只跟妈妈寒暄了几句,最终没有说出:“我很想你们。”

  每年暑假,子萌和妹妹会一起去北京找爸妈,虽然他们上班,不能一直陪她们,但能在一起住二十多天,也让子萌觉得很幸福。从北京拍回来的合影,也能让子萌和妹妹回味一年。

  性格安静的子萌喜欢读书,还识字不多的她依靠拼音和图画理解故事。图画书里的世界总是温馨又美好。

  她最喜爱的是小学语文课本里的一个故事,《小熊住山洞》:

  小熊一家住在山洞里。

  熊爸爸对小熊说:“我们去砍些树,造一间木头房子住”。

  春、夏、秋、冬,他们走进森林,却一再不舍得砍下树木盖房子。

  最终,一家人一起幸福得住在山洞里……

bjsite.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bjsite.sohu.com/20160201/n436517366.shtml report 3179 “谁会舍得自己爸妈走啊?”9岁的焦子萌用大人的口气说,表情分明有些不情愿。“就算说了不想让他们走他们就不会走吗?”就读于赞皇县北方小学二年级,家住几里外的东石家
(责任编辑:sl0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