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2015年留守儿童报告:问题与希望》

来源:搜狐网

  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广大农村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留守儿童群体。由于与父母聚少离多,没有完整的亲情,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导致留守儿童“亲情饥渴”,心理健康、性格等方面出现偏差,学习受到影响。

  搜狐网作为中国最大门户网站,也是国内重要中文新闻网站,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从未放弃对留守儿童的追踪报道。

  2015年农历春节前,搜狐网针对留守儿童问题在大凉山、映秀、赞皇等偏远的农村地区进行实地采访,用文字和视频形式纪录留守儿童在生活、学习、心理等方面的现实状况,并配合搜狐公益、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整合各方资源,为家庭、学校、社会及政府等各方面协同合作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寻找可能性。

  一、留守儿童样本

  (1)暑假时期的“小候鸟”

  暑假是少年儿童安全事故的高发时段,而农村留守儿童由于缺少监护人的照顾,更容易受到伤害。暑假进城的留守儿童也往往因为父母忙于工作,而陷入“二次留守”困境。

  “他们总说太忙,没时间带我去玩。”8岁的子翔来自河北保定市农村,今年暑假期间,来到天津看望父母,却被安置在舅舅舅舅开的一间小饭馆。

  子翔平时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除了过年,孩子能跟父母团聚的时光只有暑假。子翔舅舅却表示“他爸爸妈妈在侯台做买卖,烙大饼、送大饼,根本没时间照顾他。”

  对于往返于保定市农村与天津之间的子翔来讲,不管他在天津驻留了几个假期,这这座城市他仍然非常陌生,因为他的驻留地仅仅是舅舅的饭馆。

  (2)“事实孤儿”

  贵州罗甸县打改小学,95%以上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学校与家有一两个小时的山路要走,沿途很多时候找不到路,孩子们只能在草丛、荆棘丛中艰难穿行,。

  早晨6点多,12岁的隆义冬和弟弟走了将近1个小时山路来到学校。两个孩子是贵州省罗甸县董王乡打改村的留守儿童。黄砖、木门、青瓦,刚刚盖起来空荡荡的两层楼是他们的家。家里除了两张木制的床,没有任何家用电器,二楼的地上堆满了包谷。

  弟弟掐了掐手指:“爸妈已经一年半没回家看我们了,就去年过年时回来了3天,哥,对吧?“隆义冬低着头,没给反应。父母在他两岁多就离开家去广东潮汕打工,很少回家,有时甚至过年也不回,因为“节假日上班工资能翻倍”。

  兄弟俩从没走出过大山,父母回家也偶尔说起城里的楼有多高,东西有多贵,却不知道兄弟俩很希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说起照顾孩子,隆义冬奶奶无奈的摇摇头,“我有时候出去干活,只能把孩子反锁在家里。” 爷爷奶奶们年岁已高,只能保证孩子吃饱穿暖,在情感、教育上,往往力不从心。

  一两位老人领着几个孩子一起生活,是打改村常见的家庭模式。与村落闭塞的环境相对的,是孩子的沉默和木讷。只有提到爸妈的时候,他们眼中才会闪出些光亮,或者是默默流眼泪。

  (3)不会说话的学生

  郭斌现在是真爱基金负责人,在回忆自己90年代小学执教时第一次遇到有心理问题的孩子,就是一个留守儿童。

  “教五年级的第一天,全班点名,有个孩子连叫三声名字都不答应,我十分奇怪,就走下去看。是一个男孩,双手用力撑着桌子,看见我过来,他满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合,神情慌乱,全身绷得紧紧的。其他孩子都管他叫哑巴。”

  下课以后他发现,孩子并不是哑巴,但极度内向,一旦紧张到了一定程度,会强迫性地无法张口发声。郭斌后来了解到,这种症状叫缄默症,有时会由极度的焦虑引起。而焦虑和抑郁,是留守儿童最常见的两大心理问题。

  郭斌用自创的“滥竽充数”法,让全班学生陪孩子读课文,让他在一个不被注意的情况下,自在练习一点点出声,花了很长时间,孩子最后终于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

  (4)“加你加年味”

  春节是中国传统节日,每到春节来临最欢喜的往往是那群没有烦恼的孩子们。但是对于一群特殊的孩子来讲,2015年的春节他们过得比以往幸福。

  郭泽询有两个家,一个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石家庄赞皇县院头镇南峪村,另一个是他父母一直生活的地方,北京北沙滩服装批发市场附近胡同里的小平房。南峪村的家,郭泽询和奶奶、傻叔叔生活了九年。

  北京的小平房,郭泽询只住过一年,他说那一年他并不开心,直到离开才感觉到不舍。在这个男孩儿心里想再回到那个家,恐怕要等到考上北京的大学。

  2015年1月22日,在 "加你加年味"新春主题活动启动仪式上,康师傅饮品公布了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搜狐网联手发起的"加你加年味"留守儿童关爱活动,号召参与"加你加年味"行动,帮助留守儿童度过一个年味满满的新年。

  也是在这一年的春节,郭泽询和许多留守儿童觉得比往常春节更加高兴,因为在春节这一天他们吃上父母亲手包的饺子。

  二、我国留守儿童总体现状

  (1)缺少父母关爱,通话成为“奢侈品”

  2015年6月18日,《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在北京发布,全国6100万留守儿童中约15.1%、近1000万孩子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即使在春节也无法团聚。有4.3%的留守儿童甚至一年连父母电话也接不到一次,一年电话联系一到两次的有885万,3个月通话一次的有1519万。

  在与父母通话都成为“奢侈品”时,留守儿童对亲情的渴望已到极限。

  在总数达6100万的留守儿童中,15.1%的孩子一年没有见过父母,4.3%的孩子甚至和父母已有一年没有联系,“留守儿童的烦乱指数和迷茫指数都比非留守儿童高。长久缺失亲子交流,他们孤独、敏感、自卑,对前途不明确甚至感到悲观”。

  调查发现,76.1%的留守儿童处于祖辈监护、亲戚监护或自我监护的状况,34%的父亲/母亲在儿童3岁之前就开始外出。

  “父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所占的比例都是最高的(48%-76.1%),“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所占比例都是最低的(4.4%-13.5%)。在西南地区,“父母都外出”的留守儿童占当地留守儿童比例37.9%。

  全国妇联的调查甚至显示,留守儿童中近四成常有孤独感,甚至有过自杀的想法。

  (2)留守儿童与区域划分呈明显比例

  2012年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共同组成课题组,国家统计局提供数据支持,开展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2013年5月,全国妇联发布《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指出,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样本数据推算,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0-17岁)6102.55万,占农村儿童37.7%,占全国儿童21.88%。这意味着,全国每5名儿童中,就有1名农村留守儿童。

  《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表示,从留守儿童的数量来看,西南地区的数量最多;西北地区其次;东部地区第三;中部地区最少。

  数字的背后,是地区之间不平衡、产业分布不均匀的发展现状,是亟待打破却仍然坚固的城乡二元壁垒,是无法承载更多人需求的社会公共服务短板。

  三、问题与分析

  (1)缺少父母的陪伴,影响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李亦菲表示: “近1000万的孩子一年到头根本见不到父母,调查的结论与我们普遍认为的留守儿童至少在春节能够见到爸妈的印象完全不同。根据调查,如果保证不了每3个月见一次,孩子对于现在生存状况的焦虑及‘烦乱度’会陡然提升。”

  一年只联系一两次的有885万,3个月联系一次的有1519万。一年连一次父母的电话都接不到的孩子竟然有4.3%,也即260万。

  “真不知道这些父母为什么会这样,难怪孩子们自悲,甚至自杀。”李亦菲说,“这些冰冷的数字告诉我们,孩子们在经受着什么——从调查数据看,只要每周保持跟孩子1至2次的联系,孩子的烦乱度会有明显下降。”

  (2)学习成绩容易下滑,厌学、逃学和辍学现象比较严重

  根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课题组 2009 年对中国留守儿童研究的述评显示在学业学习方面,大多数留守儿童学习态度不端正,较多有不良学习习惯,学习成绩容易下滑,厌学、逃学和辍学现象比较严重。

  除了个别极端的情况,留守儿童最核心的问题是与父母长期分离,亲情缺失,家庭教育弱化,留守儿童的生活质量、生理和心理健康、成长环境受到影响。

  目前,从政府机构到公益组织,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活动和救助政策日渐增加;

  (3)易受环境影响,有暴力倾向

  留守儿童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他们并不是问题儿童。他们生长在社会的角落,游离于关注的视线之外,“被遗忘”是他们共有的标签,也是造成心理问题的潜因。一部分留守儿童更是由于不良的性格、消极的情绪、抗挫折能力差而引起暴力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学校的育人功能,给家庭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旭东表示,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监护人管教,比非留守儿童更容易感知一些不良信息,更容易感知和加入到身边的不良团体。

  留守儿童并不是生活上极度贫困,需要关注的是因为父母长期远离,带来的家庭教育缺失导致一些心理问题,还有法律不完善的因素。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我国现有的法律缺少有效的制度来矫正14岁以下的儿童暴力犯罪问题,现有的办法是当儿童有不良行为甚至是犯罪,由父母管教或者政府收容教育,很难起到矫正作用。”

  (4)监护人监护能力弱,留守童儿易受伤害

  留守儿童一般在农村跟随年老的长辈或者其他委托监护人生活,由于身体或者经济原因委托人不能尽到充分的监护义务,使得未成年人缺乏全面的保护和管理,留守儿童容易被一部分犯罪人锁定为侵害目标。

  调查发现,76.1%的留守儿童处于祖辈监护、亲戚监护或自我监护的状况,34%的父亲、母亲在儿童3岁之前就开始外出。由于管护不到位,留守低龄化加剧,加之乡村安全隐患众多,留守儿童因溺水、交通事故、中毒等意外伤害而亡故的事件日益增多。

  据统计,中国每年有近5万名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其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201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49.2%的留守儿童在过去一年中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意外伤害。

  农村留守人口问题研究专家叶敬忠表示:“要改善留守儿童的状况,应当加强家庭、学校、社区三方互动,减少父母外出,适当保留村庄小学,恢复乡村活力,给留守儿童创造一个相对良好的生存环境。”

  四、出路与希望

  (1)户籍改革并非良策

  10多年来,外出打工的人口越来越多,留守儿童数量增加,有6100万之多。留守儿童面临的乡村环境日益恶化:多数乡村失去了学校,乡村越来越没有活力。失去活力的乡村,人情淡漠,社区缺少动员能力,对留守儿童的关爱不够。导致留守儿童问题越来越严重。

  有学者提出开放户籍制度,让留守儿童跟随父母进城,从留守到流动。

  叶敬忠则认为开外户口制度并非良策,“北京、上海、广州等流动人口集中的大城市,要完全放开户籍制度,是不现实的。即使户口彻底放开了,农民工的收入能力也未必负担得起他们的举家迁移。即使留守儿童随父母进城,也把留守儿童问题转变为流动儿童问题了,流动儿童问题并不比留守儿童问题容易解决,千万不要迷信彻底放开户口就可以彻底解决留守儿童问题。”

  (2)亲子团聚才是根本

  “保障儿童亲子团聚权,根治留守儿童问题”,是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今年两会的提案。“留守儿童的烦乱指数和迷茫指数都比非留守儿童高。长久缺失亲子交流,他们孤独、敏感、自卑,对前途不明确甚至感到悲观。没有亲子教育和情感支持,整个家就像个空壳,亲子关系早已是有名无实、岌岌可危,孩子和父母都很危险”

  “如果我父母也外出打工,我很可能初中就辍学了。父母一直没离开家,他们宁愿少挣些钱,也要给我温暖的陪伴。44个小学同学中,只有我一个人考入统招大学。”在2015年家庭教育国际论坛上,深圳市宝安区官田学校教师曾巧燕的发言令与会者无不动容。

  (3)政府、社会、家庭合力改善现状

  曾巧燕认为自己与小学同学的人生轨迹会有如此大的反差,主要原因是父母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她身边。尽管当时村里有一些风言风语,现在父母却赢得村里很多同龄人的佩服。

  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就要解决家庭亲情的缺失,贵州毕节四名留守儿童自杀时家里有粮有肉有钱,他们并非死于意外伤害或者贫困,吞噬这四个花季生命的,是骨肉分离、缺情少爱的亲情空洞。

  留守儿童的需求是多样化的,仅仅靠国家和政府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近年来,社会公益组织在不断寻找自己的公益模式,加大对留守儿童关爱救助的力度。

  “父母心公益基金”试图在学校编制外配备“烛光教师”,让留在乡村的留守儿童,同样享受到好的教育资源;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致力于在学校或乡村设立亲情联络站,希望便利和促进父母与孩子沟通等等。

  合力是改善留守儿童生活境遇的必然选择,家庭的关爱必不可少,加快留守儿童的关爱救赎迫在眉睫。

bjsite.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bjsite.sohu.com/20160111/n434136706.shtml report 6092 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广大农村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留守儿童群体。由于与父母聚少离多,没有完整的亲情,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导致留守儿童“亲情
(责任编辑:sl0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